糯米小說網 > 鎏心 > 第118章 浪子想回頭
    所以你不要有負擔,把你掙的錢收好。

    實在要感謝我,改天請我和賀小諾,還有小玥吃飯就行!

    “老大,你收著吧,我媽給我下了命令,要我一定還你!倍晾^續堅持己見。

    靈心放下抱著的手臂,好言勸他:“丁滬淞,你媽媽和你的好意我領了,但是這錢是你辛苦掙來的,應該拿著。

    如果你非要還給我,我可要生氣了哦!

    “老大,可…”

    靈心立刻瞪起了眼,假裝生氣道:“可什么可,你非要讓我拿拳頭說話么?這事沒商量,必須聽我的,不許再提還我的話。

    再說我不是也提了要求嗎,記得請我們吃飯!”

    被她這么一吼,丁滬淞本能地感到害怕,下意識地瑟縮了一下,

    看丁滬淞嘴唇翕動,想說又不敢說的樣子,靈心在心里笑開了,一副慫樣。

    “你放心,梁阿姨那兒我會去說的。你要跟我說什么就直說,大老爺們,爽快些!”

    丁滬淞被靈心看穿了心思,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還是老大英明,那我就說了。

    我這幾天跟著向阿姨,她跟我講了很多事,我媽以前一個人拉扯我的辛苦,我媽受的委屈,求人借錢幫我填窟窿,還給人下跪求人原諒我……這些我不知道的事。

    我現我以前確實是個渾球!

    丁滬淞說著說著就把頭低下去了,不敢看靈心。

    “你現在才知道?不過也不算晚,浪子回頭金不換,以后還是一條好漢!膘`心語氣輕松地勸丁滬淞。

    丁滬淞大概沒料到靈心會這樣說,猛地抬起頭:“老大,你覺得我真的可以成好漢?”

    “當然,你把以前的惡習一件一件改掉,再一點一點變好,怎么就不能成一條好漢?比如打掃清潔這件事,你不是越干越好么?

    今天我現,你連垃圾桶周圍都打掃得干干凈凈,還有花圃里的雜草也除掉了!

    丁滬淞驚喜地說:“老大,你都看到了?”

    “廢話,我的眼睛又不瞎。不管你做壞事還是好事,明眼人都能看得清清楚楚的!

    “老大,我明白了,其他的話我就不說了,總之,以后就看我的行動吧!倍岭y得正兒八經地表了個態。

    靈心點頭:“我會擦亮眼睛等著,要是中途打退堂鼓,定不會饒你。

    對了,我幫你找了個送快遞的工作,過幾天跟我去物流公司面試下!

    “什么?老大,你,你幫我找了工作?”丁滬淞的表情從剛才的驚訝變成了驚悚。

    潛意識里,他是認為自己找不到工作的,或者說是不能勝任工作,心里慌亂得如同有貓爪在撓。

    靈心見他那五味陳雜的表情又有點想笑,但不好笑出來,只能憋著笑說:“怎么,不相信我的話?”

    “不是,我當然相信老大,我只是害怕我,我做不來!

    丁滬淞眨巴著眼睛,仿佛剛從夢中醒來,語氣沮喪地回答靈心。

    “咳咳,做不來可以學,再說送快遞也不是很復雜的事情,你能干好的。

    其實吧,我覺得你腦袋瓜還是好用的,就是不用在正道上,以后改邪歸正,把聰明用在該用的地方,還愁干不好嗎?

    再說還有人帶著你,你好生跟著前輩學學慢慢就上手了!

    好像是這么回事,被老大這么一分析,丁滬淞慌得一比的心總算稍微平靜了一些。

    想到他即將有個正經工作,剛平靜下來的心又變得激動起來。

    有工作,這在以前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居然就快成真了。

    他以前讀職高,從實習開始就沒有單位愿意接收他,后來索性破罐破摔,不去工作了,到現在,丁滬淞腦袋里已經沒有出去工作這根弦了。

    有時候他想,自己大概只有下輩子才能成有工作的人。

    “老大,老大,我聽你的,好好干,不能給你丟臉!卑堰@個好消息消化了兩分鐘之后,丁滬淞跟靈心打了保證。

    “那是必須的,我可是記住了你今天說的話,要是不算數,那就上拳頭!”靈心故意兇巴巴地朝他揚了揚拳頭。

    “記住了,老大放心,我騙誰也不敢騙你!倍劣樣樀。

    “哈,說說你還想騙誰?難道敢騙的人就能騙了嗎?”靈心瞪了他一眼,真生氣了,嚴厲地喝問他。

    這個刺兒頭怎的不讓人省心呢,公然還在她面前說這樣的話,典型找抽。

    靈心怒,丁滬淞立馬慫了,忙搖頭說:“不是,老大,我就是打個比方,不敢的!

    “你先要改的就是欺騙,要做誠信的人,知道嗎?我好好跟你講講!

    靈心緩和了下語氣,語重心長地跟丁滬淞講了幾個故事,強調了欺騙的危害,做人誠信是立身之本。

    丁滬淞就像站在老師面前的學生一般,全程聽得專注認真。

    聽完后,他抬手摳了摳腦袋,把自己的一頭黃毛給弄得亂七八糟的。

    可能他此刻的心情也如頭上雞窩般的黃毛一般,自責和后悔交織,如一團亂麻。

    “你回去吧,好好想想我說的這幾個故事!膘`心決定留些時間讓丁滬淞消化吸收,便催他回去了。

    丁滬淞嗯了一聲,轉身欲走,又想起什么似的,轉回身對靈心鞠了一躬:“老大,我媽說你就是我的貴人,今后有用得著小弟的地方,就盡管驅使!

    “好,有要你幫忙的地方,我會不客氣的!

    靈心的回答讓丁滬淞打心眼里高興,在老大眼里他還是有用的。

    等丁滬淞離開后,靈心也歇了叫賀小諾下來的心思,找了個石凳子坐了下來。

    她的心有點亂,想靜一靜。

    剛才教育丁滬淞時,她有點汗顏,為了報復左鎏軒,她做的那些事何嘗不是欺騙呢?

    就像今天,她跟駱金依說左鎏軒撩她,本就是莫須有的罪名。

    雖然左鎏軒可能對她起了心思,但人家并沒有真正行動,也可能正如駱金依說的,是單純想幫她。

    靈心晃了晃頭,咬著唇,視線放空,思緒卻在飛轉。

    那邊駱金依和秦亦朗熱聊完后,按照秦亦朗的要求,給左鎏軒打了個電話。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