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12章 小哥哥帶帶我
    本著一顆好奇的心,田洛湊上前看了一眼,就看到他粉嫩的蘿莉頭上還頂著一個軟到拉稀的ID:哥哥救我QAQ……

    田洛:“……”

    偏偏季少一本人還軟而不自知,側過頭一臉茫然地看著他:“你那是什么表情?”

    “恕我直言,老大!碧锫逅妓髁似,還是決定告訴他真相:“我表妹十歲以后就再也沒穿過粉色了,也不用軟萌ID!

    “他們都留最厚的齊劉海,剪最綠茶的公主切,化最夸張的快手妝,說最土味的情話!

    季少一:“所以你表妹都用什么ID?”

    “前天叫微笑安葬了眼淚的驕傲,昨天叫斜劉海遮住右眼角,今天的我看一下哈!碧锫逭f著就摸出了手機:“今天叫璃瑩殤·安潔莉娜·櫻雪羽晗靈……”

    “反正就什么非主流用什么,怎么瑪麗蘇怎么來,轉換成火星文之后再加一堆亂七八糟的符號,你說你今年十歲都有人信!碧锫蹇偨Y道。

    季少一想想郎の誘惑這個騷氣中帶著土味,土味中又帶著文藝復興氣息的ID,最終點點頭,妥協了。

    萬一那個騷男人還真就好這一口呢?

    ……

    郎喬下午和晚上都沒課,吃過午飯就又開始了網癮少女的日常。

    她一登錄游戲,就又看到了一條好友申請,并且一點開就一股濃濃的瑪麗蘇+文藝復興的氣息撲面而來。

    【璃瑩殤·鮟潔莉哪請求加你為好友

    附加消息:滒滒帶莪嚶嚶嚶~】

    郎喬:“???”

    誰家小學生放假了?還是失足少女受刺激了?她甚至懷疑這人是不是賣片兒的……

    地鐵老爺爺看手機.jpg

    郎喬閑著也是閑著,干脆就點了同意,想看看這個不明物種加她準備作什么妖。

    另一邊,好友申請終于通過的季少一流下了感動的淚水,他像是一個暗戀多年終于要到聯系方式的思春少女,興奮得又錘桌又撓墻,最后甚至發出了土撥鼠叫:“啊啊啊他同意了,他同意我的好友申請了!”

    田洛:“……”好的,我懂了。

    郎の季寞CP他嗑了還不行嗎!

    興奮過后,季少一立即開了個雙排房間,對郎の誘惑發出了組隊邀請。

    郎喬點下同意,進入房間,然后被他的一身粉嫩騷得睜不開眼,差點退出房間。

    托某個死變態的福,她現在看見一身騷粉的人就下意識覺得是變態。

    像是為了印證她的猜想一般,下一秒這位死變態就開了麥:“嚶嚶嚶,小哥哥你準備好了嗎?我要開了哦~~~”

    同樣的嚶語十級,同樣的矯揉造作,同樣的嗲退十里,同樣的作天作地。

    更致命的是……同樣的男音。

    郎喬被這道熟悉的聲音嚇得一激靈,當即就要退出房間,然而為時已晚。

    這位死變態像是怕她跑了一樣,問完話直接秒開,絲毫不給她反悔的機會。

    季少一天天想夜夜盼地終于把人給加上了,自然要好好地騷上一番,一進入游戲,整個素質廣場上空都回蕩著他辣耳朵的嚶嚶聲。

    “嚶嚶嚶小哥哥你玩多少個小時惹?我看你戰績好棒好棒好棒der,今后能不能帶帶我?”

    郎喬拒絕回答他的問題并一口氣跑到海邊,一個猛子扎進了水里。

    她想清醒清醒。

    飛機起飛后,季少一直接就點了個跟隨跳傘,然后持續不斷地對她釋放魅力:“嚶嚶嚶小哥哥我們跳哪里吖?P城人太多了人家好怕怕……”

    郎喬刪除標點,反手就又標了個軍事基地。

    不是人多害怕嗎?爺今天就要嚇死你。

    結果這位‘軟妹’不僅沒有絲毫怕意,反而嚶得更歡了:“嚶嚶嚶你好壞哦~我好喜歡~”

    郎喬:“……”師傅別念了。

    她耳朵都快被荼毒瞎了好嗎?

    她一直以為顧從心就已經夠話癆了,卻完全不敵騷起來的季少一,就跳個傘的功夫都夠他來個人口大普查了。

    “嚶嚶嚶哥哥你今年幾歲啦?家是哪里的吖?家里幾口人吶?喜歡什么類型的女孩紙哇?以后生男還是生女?養貓還是養狗吖……”

    問到最后沒問題了,他甚至連‘你的降落傘真好看,在哪兒買的’這種話都問的出口。

    如果顧從心在場的話,郎喬能當場給她磕頭道歉:對不起,我錯了,你根本不是真正的話癆!

    軍事基地由于房子大,物資多,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能從這里活著走出去的,不是神仙就是大佬。

    就季少一查戶口的這段時間里,郎喬已經看到好幾隊人像下餃子一樣地往這邊跳。

    他們倆剛一落地,周圍就此起彼伏地響起了槍聲,已經有人火拼上了。

    郎喬沒空去管這死變態的瞎逼逼,落地立刻去找槍。

    而季少一時刻沒忘記自己是來裝軟妹勾搭狗男人的,他連房都懶得搜,全程像個小尾巴一樣跟在郎喬身后嚶嚶嚶,畢竟軟妹不需要槍法,可愛就行。

    殊不知郎·狗男人·喬不僅沒覺得他可愛,反而想反手給他一梭子。

    她一邊和人繞房對槍,一邊還要被他的十級嚶語荼毒,就這還沒怎么影響到操作,屏幕上的擊殺消息一直閃爍個不停。

    而季少一這個狗東西不幫忙也就算了,嚶語十級她也忍了,可他娘的他居然敢拿她的血肉之軀擋子彈你敢想?

    他不知道什么時候撿了個平底鍋,她和人隔樓對槍時他就舉著平底鍋在旁邊手舞足蹈地喊加油,一個人比一個啦啦隊都熱鬧:“嚶嚶嚶哥哥加油!哥哥最棒!哥哥無敵!”

    而看在對面的人眼里,這一切都是赤裸裸的嘲諷!

    他們的仇恨值一瞬間就被拉到滿點,架起槍對著那道騷粉色的身影就是一梭子。

    季少一早有防備,一邊大喊著‘噫嗚嗚噫小哥哥救救我’一邊毫不猶豫地往郎喬身后鉆。

    郎喬不僅當了他的掩體,還被迫以一敵二,開鏡瞬狙了對面一個人之后,自己也被蹲在暗處的另一個敵人擊倒,雙方來了波一換一。

    郎喬:“……”我懷疑你在演我,而且我有憑有據。

    倒地的那一刻,她只恨自己心不夠狠,沒有在落地的一瞬間就撿把槍突突了這個狗東西。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