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15章 今天的我你拒絕申請,
    “我不!”季少一被氣得狗爬字都變得更丑了,一邊寫還一邊憤憤道:“從小到大所有人都喜歡我,憑什么她不喜歡?”

    “你且等著,早晚有一天我會撩得她五迷三道、欲仙欲死、欲罷不能,哭著求我再愛她一次的!”由于情緒太過激動,他的最后一筆甚至把紙都劃破了。

    而后他隨手把筆一丟,退出游戲結算頁面就要再開一把雙排,他要把剛才的殺人扒衣之仇全都報回來!

    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對方陰了人之后溜得比兔子都快,不僅火速退出了雙排房間,還秒刪他好友,用完就扔的樣子像極了拔吊無情的渣男。

    季少一:“......”我真傻,真的,我單知道我扮成妹子去勾搭渣男絕對不會被騙,卻沒想到我開了個假的變聲器!

    更沒有想到這渣男本身就是個妹子!還是個油鹽不進、自帶嘲諷、撩完就跑的鋼鐵直女!

    反復螺旋原地升天式自閉.jpg

    自閉歸自閉,生活得繼續,從小就被生活在頭上反復暴扣的季少一別的不行,就是抗壓能力極強,照著自己的桌面壁紙在心里默念了幾遍《莫生氣》之后,他又一次滿血復活了。

    滿血復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再次點開好友搜索欄,搜索郎の誘惑,然后發送好友申請,附加消息為:在?為什么刪我?

    收到消息的郎喬冷嗤一聲,再一次按下了丑拒,并且回復:像你這樣的非酋,不刪留著遭天譴嗎?

    ‘嘩啦’——這是季·非酋·少一玻璃心破碎的聲音,他再次發送好友申請,再次添加附加消息:你可以罵我死變態,可以在游戲里殺我祭天,但你不能因為和我組隊時運氣差了那么億點點就罵我非酋!

    這是他這個非酋最后的尊嚴!任何人不得侵犯!

    郎喬再次丑拒了他的好友申請,并把他最后的尊嚴擊得粉碎:好的,非酋。

    季少一:“......”太過分了!

    他擼起袖子就要和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鋼鐵俠大戰三百回合,結果發現這位鋼鐵俠把他拉黑了,連好友申請都發不出去的那種。

    季少一:“......”說出來你可能不信,我離被氣死就差那么一點。

    “冷靜點,季少一!彼钗艘豢跉,開始自己安慰自己:“同人文中的你爹不疼娘不愛,身邊還有十八個哥哥覬覦家產,就連最喜歡的童養媳都成了別人家的小嬌妻,可是你不僅沒被氣死,還從死人堆里爬了出來,三年讓王氏破產,五年掌握全球經濟命脈,就連童養媳都不費吹灰之力地搶了回來......”

    說著他還低嘆一聲,“這樣優秀的你,怎能被一個鋼鐵直女打?”

    在旁邊默默觀戰的田洛:“......”目瞪口呆.jpg

    原來接受過精英教育的人都是這么自我調節的嗎?奇怪的知識增加了!

    而自我調節完成后的季少一扭頭就把目光對準了他:“游戲賬號借我用一下?”

    “干、干嘛?”

    季少一冷呵一聲,將手指關節掰得咔咔作響,“給郎の誘惑放句狠話!

    田洛被他這滿臉的殺氣嚇得瑟瑟發抖,哪里還敢說一個‘不’字?當即就屁顛屁顛的把自己的椅子讓了出來,用袖子撣了撣并不存在的灰塵之后,尖著嗓子躬身道:“哎您請~”

    季少一贊許地看了他一眼,而后四平八穩地往那兒一坐,纖長的手指幾乎把鍵盤敲到起火,最終只在附加消息里留下一句:今天的我你拒絕申請,明天的我還纏著你!

    而某鋼鐵直女照例丑拒了他的申請,并給他留下一句直男標準句式:牛逼。

    季少一:“......”算你狠。

    而搬了小板凳準備坐一旁看好戲的田洛:“???”excuse me?說好的氣勢洶洶呢?說好的放狠話呢?就這?就這?

    恕他直言,這倆人的對話不僅沒有半點放狠話的火藥味,反而還彌漫著一股打情罵俏的酸臭。

    鋼鐵直女VS最佳弱零,這對CP他先嗑為敬!

    而某些直女表面上波瀾不驚,背地里早已給自己的狗頭軍師發了消息。

    【郎の誘惑:怎么辦,我好像被季少一那個死變態纏上了!

    回復她的,是顧·狗頭軍師·從心設的自動回復。

    【顧慫慫:[自動回復]上課中,勿Cue!

    郎喬:“......”我懷疑你在報上午的仇,而且我有證據。

    【郎の誘惑:真的嗎?我不信!

    【顧慫慫:[自動回復]上課中,勿Cue!

    【郎の誘惑:......】

    【顧慫慫:[自動回復]上課中,勿Cue!

    反復召喚無果之后,郎喬放棄了。

    “呵,沒良心的狗女人!彼吐曋淞R了一句之后,去訓練營里練槍了。

    一直到傍晚時分,她才收到顧從心的回復。

    【顧慫慫:郎君~出來吃飯嗎?今晚想吃你們學校第三餐廳那家雞絲拌面~】

    這個狗女人將她下午的消息忽略了個干凈,滿腦子都是約飯。

    吃吃吃!就知道吃!

    有那么一瞬間,郎喬懷疑自己是個莫得感情的工具人,專門陪顧從心恰飯的那種。

    她冷呵了一聲,現場給顧從心表演了一個:下午的我你愛答不理,傍晚的我你預約不起。

    【郎の誘惑:吃個屁,不去!

    顧從心開始日常撒嬌。

    【顧慫慫:哎呀去嘛去嘛~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啊,你要是餓瘦了我是會心疼的~】

    郎喬呵呵了兩聲,對于她的鬼話連半個標點符號都不會信。

    顧從心從小學起就熱衷于約她一起吃飯,不是因為人多熱鬧,也無關于姐妹情深,只是因為有郎喬在,她就能光明正大地點兩份飯,并且一個人吃掉一份半,還美名其曰:響應國家光盤行動號召,不能浪費糧食。

    這可能才是這么多年以來郎喬瘦弱如雞、而她胸大腰細的真正原因。

    一想到這個可能,郎喬心更塞了,毫不留情地戳破了她的謊言。

    【郎の誘惑:你是怕沒我在你吃不飽吧?】

    被一秒猜中心事的顧從心:“......”扎心了老鐵。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