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22章 槿花大學第一屆猜車名
    之所以是試探性,是因為她根本不知道顧從心有多少個手機殼,又多久換一次新,而且不管是新的還是舊的在她眼里沒什么區別,一塊塑料而已。

    而顧從心明知道她看不出區別,卻還次次都要為難她,不是讓她看新做的指甲就是看新做的頭發,指甲長一點短一點區別很大嗎?頭發旺一點禿一點區別......哦,這個是真的有點大。

    總之,往那方面猜就對了。

    郎喬還在為自己摸透了顧從心的套路而沾沾自喜,殊不知顧從心反手就想給她個大嘴巴子,她一臉恨鐵不成鋼地把手機翻了個面,“誰他媽讓你看手機殼了?看屏幕!”

    郎喬大眼一瞄,就看到她的手機停留在QQ群界面,而群名還是她分外熟悉的:槿花大學大一新生聯絡群。

    于是她靈光一閃,再一次發現華點:“你一個外校的居然混進了我們學校新生群?”

    顧從心:“???”你特么長那么大眼睛是為了晚上當車燈給自己照明用的嗎?

    “這是重點嗎?重點是你老婆正在新生群里發騷!”顧從心被她氣得更年期都要提前了,一邊為自己順氣一邊惡龍咆哮:“誰讓你看群名了?看字!”

    “哦哦哦!崩蓡踢@才幡然醒悟,看起了群聊內容。

    為了防止她吃瓜都趕不上熱乎的,顧從心在把手機交給她之前就已經把聊天記錄翻到了騷開始的地方。

    所以郎喬一低頭就看到......

    【Gank your heart:騷年,你有夢想嗎?你有激情嗎?你想和季少一對一聊天嗎?你想擁有季少的豪華好友位嗎?你想在姐妹吃瓜中脫穎而出嗎?你想在兄弟互Gay時立于不敗嗎?你還在為季少的驗證問題抓心撓肺嗎?你還在為季少的車品牌焦頭爛額嗎?槿花大學第一屆猜車名大賽火熱開賽啦!心動不如行動,趕快報名吧!

    本次大賽獎品如下:

    一等獎:季少一豪華好友位一個。

    二等獎:啥也沒有。

    三等獎:想都別想。

    本次大賽最終解釋權歸季少一本人所有。@全體成員】

    此條消息一出,瞬間像是捅了雞窩一樣,把所有饞季少一身子的妹子和猛1都炸了出來。

    【賣菇涼的小火柴:啊啊啊啊啊老公我來了!】

    【季少的天價小嬌妻:啊啊啊啊老公康康我!好友位什么的我可以!瘋狂招手.jpg】

    【溫柔死于夜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今天是什么好日子?我居然一進群就撞見了活的季少一???】

    【Gank your heart:死的我怕嚇著你!

    【溫柔死于夜里:啊啊啊啊艸,他回我了他回我了他回我了!】

    【好運來:別逼逼,就問什么時候開始!我的鍵盤早已饑渴難耐!】

    【小螺號瞎幾把吹,海鷗聽了瞎幾把飛:隨時開始吧?】

    【賣菇涼的小火柴:我先來!風馳天下,大運摩托?不行我還有小刀就是好,沒電還能跑。小鳥電動車,就像小鳥輕輕飛~愛瑪電動車,愛就馬上行動!】

    【Gank your heart:你覺得區區一輛電動車,能配得上我超凡脫俗的氣質?下一個!

    【溫柔死于夜里:老公我我我!我覺得唯有二八式自行車、三輪車、四輪拖拉機等復古與鄉村完美結合的車型,才能襯得上你獨一無二的氣質,讓你一看就是人中dragon鳳!

    【Gank your heart:我懷疑你在罵我土鱉,而且我有證據!

    【好運來:害,你們說的那些我都試過了,驗證根本不通過,私下以為,像季少這么不走尋常路的人那必然得是什么嬰兒學步車、老漢推車、公共汽車、開向城市邊緣的車、跑跑卡丁車、遙控車什么的!

    【蘑菇不好次:討厭啦,就不能是通往我心里的車嘛?】

    而有的秀兒話不多說,上來就是一張涵蓋了所有汽車標識的圖。

    【大學城里有1嗎:寶貝兒,喜歡哪個你隨便挑?】

    下一秒大家就看到了一條系統消息。

    【大學城里有1嗎已被管理員移出群聊!

    田洛在一旁圍觀得一頭霧水,“老大,你踢他干嘛呀?”

    季少一冷呵一聲:“想騙我當1,哪兒那么容易?”

    田洛:“......”牛逼。

    郎喬劃拉著手機看他們互騷了半天,也沒看出什么名堂來,轉頭問顧從心:“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為了躲避那些狂蜂浪蝶的轟炸,季少一不僅對外公開自己是個gay,連自己的QQ都設置成了回答對問題才能加,而他的問題就是‘我車的牌子是什么’,到現在也沒一個人破解他的問題!鳖檹男慕忉尩。

    “哦!崩蓡桃荒樌淠攸c頭:“可是這跟我又有什么關系呢?看這玩意兒完全耽誤老子吹頭發!

    她說著就要起身,卻被顧從心又按回了原地,“你不覺得這個磨人的小妖精兜這么大的圈子,完全是在撩撥你嗎?”

    郎喬一開口就是直男四連:“沒有,不覺得,磨人的小妖精是誰?他為什么要撩撥我?”

    “還能為什么?對你有想法唄!鳖檹男男Φ靡荒樷,腦海里甚至自動腦補出了季少一鉗著郎喬的下巴,邪魅一笑道:女人,敢看見我吃不下飯的人,你是第一個。

    想想都覺得刺激。

    而郎喬沒她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對季少一的印象也只停留在‘被一槍爆頭的菜雞’和‘死變態的嚶嚶怪’層面,除了游戲里的那億點點交集外,他們是專業性格都永不相交的陌生人。

    一個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為什么會對她有想法?

    所以郎喬冷呵一聲,十分高貴冷艷地留下了一句:“是你自作多情過度揣測罷了!

    而后她無情地去衛生間吹頭發了,只給顧從心留下一道高貴冷艷的背影。

    “你可以不相信我的話,但不能說我是自作多情過度揣測!“一向以平平無奇戀愛小天才自封的顧從心不服氣了,她強硬地擠進衛生間,按住了郎喬伸向吹風機的手:“不信你現在去群里隨便發條消息試試看?”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