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42章 小哥哥他們欺負我~
    【郎卿她根本就不愛朕,她只是饞朕的貓而已。朕自閉了!

    下面甚至還活靈活現地畫了一個一臉震驚的暴漫表情包,用粗黑加重的字體寫著:我不相信!

    做完這一切之后,季少一打開電腦,啟動了PUBG,決定從此墨鏡一帶,誰都不愛。

    感情這種東西,不適合他這個立志要當電競選手的Cool boy。

    由于大內總管田公公被他發配到浣衣局洗床單了,所以孤單寂寞冷的季少一直接開了把單排。

    今天的素質廣場還是一如既往的喧囂,由于季少一的衣服太騷,導致他一進入廣場就被一群猛男圍攻了。

    這群猛男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圍著他就是一頓錘,一邊錘還一邊開著全部麥問他:“兄弟兄弟,換衣服嗎?”

    “小姐姐你的裙子真好看,可以脫了讓我穿穿嗎?”

    “姐姐等會兒你跳哪?卑微的我想舔你的包!

    季少一:“……”震驚!花季少女竟被一群壯漢強迫脫衣,真相的背后究竟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

    都怪他這個該死的帥逼太有錢,一不小心就引起了全場人的注意。

    由于今天心情欠佳,季少一也沒開全部麥跟他們皮,而是一臉憂郁地跑向了海邊,夕陽下迎風搖晃的雙馬尾,是他逝去的青春……

    沒等他把自己憂郁美少女的人設艸完,那群憨批就又跟了上來。

    “兄弟兄弟,換衣服嗎?不穿粉裙子的不是真猛男!”

    “1551小姐姐康康我!”

    “卑微的我,只想舔個盒子!

    季少一被他們纏得心煩,打開全部麥就來了一句:“不換,滾!

    此話一出,全部麥里詭異地沉默了一秒鐘,而后全都炸開了鍋。

    “臥槽臥槽!這個小姐姐居然是男的!”

    “這就是當代猛男嗎?愛了愛了!

    “女裝大佬玩起來才刺激不是嗎?我喜歡!

    倒計時結束之后,一群人吵吵鬧鬧地上了飛機,開始搞事情。

    “喂喂喂?有人非法組隊嗎?有人非法組隊嗎?沒有的話我等會兒再問一遍!

    “非法組隊有什么好處?能把那女裝大佬的裙子借我穿穿嗎?”

    “害,大不了咱兄弟幾個輪流玩,一人十分鐘!”

    “那個……十分鐘是不是有點太短了?”

    眼看著畫風就要往不能過審的方向發展,季少一:“……”一人十分鐘又是什么虎狼之詞?

    小爺我也是你想玩就能玩的?

    上一個敢在他面前說這話的人,網癮都已經被戒了。

    就在他默默腹誹的功夫,要非法組隊的那群人已經連根據地都選好了,作為海島正義小標兵和資深勸架小能手,季少一當然不能容許這種敗壞游戲環境的事情發生。

    每有一隊人非法組隊成功,就會有無數個像他這樣的花季少女被一群猛男圍攻,辛辛苦苦搜來的裝備會被無情的扒下,甚至連件衣服都不會給他留。

    到那時,天空將不再湛藍,孩子們的游戲環境也將不再公平,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杜絕非法組隊,從他做起!

    曾被扒衣搶車無數次的季少一越想越覺得氣憤,渾身上下的正義感都在熊熊燃燒,點開全部麥就冷嗤了一聲道:“凡是非法組隊的,爺一個不留!

    而后他點開地圖,毫不猶豫地跳了醫院,這是非法組隊分子提前商議好的根據地。

    雖然他也不知道對方那么多人為什么要選這么個鳥不拉屎的鬼地方跳,但這并不妨礙他徒手制裁這些行徑惡劣的組隊者!

    季少一一邊控制著降落傘一邊觀察著四周,光是在他周圍飄著的人都不止十個,跟下餃子一樣。

    看得他不由得活動了下手指關節,只覺得自己的沖鋒槍早已饑渴難耐。

    落地的一瞬間,他就毫不猶豫地沖進房,撿起了一把……非酋專供小手槍。

    非是非了點,但這并不妨礙他出神入化的發揮,只見他一頓翻窗跳躍不停歇,成功收下了他‘行俠仗義’路上的第一顆人頭。

    這顆人頭的主人前一秒還在用他稚嫩的聲音在全部麥里喊著‘組隊組隊’,后一秒就猝不及防地成了盒。

    季少一冷笑一聲,一邊舔包還一邊嘲諷:“打單排還敢組隊,作業寫完了嗎?信不信小爺詛咒你明天就開學?”

    更扎心的是,這年頭連一個組隊小學生的運氣都比他好,落地直接撿了個大盤雞。

    季少一含淚把他的大盤雞占為己有,而后開啟了瘋狂屠屏模式,并且每殺一個人都要附贈一句嘲諷:“絕地求生幾條街,打聽打聽誰是爹?”

    “敢搶小爺的衣服,活膩歪了不是?”

    “網絡上你重拳出擊,現實中你剛上初一?”

    “還他媽敢組隊嗎?還他媽敢組隊嗎?”

    ……

    而公屏里的擊殺消息也一直閃爍個不停。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P2手槍擊殺了麻煩勸我寫作業】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Dp—28輕機槍擊殺了保溫杯里泡枸杞】

    【一表人才你季少使用Dp—28輕機槍擊殺了皮皮不皮wink】

    ……

    總之,當郎喬開著三蹦子趕到時,現場只剩下滿地的盒子和一位發了瘋的正義人士,全部麥里還滿滿的騷話。

    就在季少一以為非法組隊小團伙已被他全部殲滅時,一個開著三蹦子姍姍來遲的靚仔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心下不由得一驚,只覺得這位胡子拉碴、衣著樸素的猛男十分眼熟,他們好像在哪見過!

    他清了清嗓子,正準備和這位猛男交涉一下,耳機里就猝不及防地傳出了一道清冷的女音:“是我,郎の誘惑!

    ‘砰’地一聲,季少一的大盤雞走火了。

    不知道是腦抽了還是怎么著,他下意識地就一把丟掉了槍,可憐弱小又無助地蹲到了地上,一開口就是嚶語高手了:“嚶嚶嚶,小哥哥,他們欺負我~”

    郎喬看看這滿地的盒子,又看看頭發絲兒里都是戲的他,有那么一瞬間,她想扭頭就走。

    她一定是瘋了才會覺得這么個騷東西會被人欺負吧?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