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46章 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

第46章 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

    作為一個身高一米五卻有一顆御姐心的小矮子,郎喬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胡亂摸她頭和隨便叫她小朋友。

    而季少一不僅踩雷而不自知,反而覺得小朋友這個稱呼用在暴躁的郎兄身上有種別樣的反差萌,一時間叫得更歡快了。

    【缺心眼眼子:小朋友小朋友小朋友~】

    【鋼鐵混凝子:……】

    隨便吧,反正她的心已經死了。

    雙方沉默了一會兒之后,季少一又沒來由地來了句。

    【缺心眼眼子:郎兄?】

    【鋼鐵混凝子:嗯!

    【缺心眼眼子:我們這就算一笑泯恩仇了吧?】

    【缺心眼眼子:之前的事……對不住了!

    說真的,這屏幕上的字郎喬每一個都認識,但組合到一起她反而看不懂了。

    為什么要一笑泯恩仇?他們倆之前有仇嗎?

    作為一個常年在游戲里扒衣搶車無惡不作的人,她被追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Who cares?

    反倒是他,又是自雷又是道歉的……搞得她突然還蠻有負罪感的。

    郎喬盯著聊天記錄看了好一會兒,看在那句‘一笑泯恩仇’的份上,她默默動了動鼠標,找到好友搜索欄,輸入‘一表人才你季少’,檢索成功后發送了好友申請。

    收到好友申請的那一刻,季少一感動得差點哭出聲。

    他就知道!郎兄雖然表面冷淡了點,說話兇狠了點,得理不饒人了點,但心里還是有他的!

    像是怕她反悔似得,季少一僅用了0.01秒就按下了同意,而后痛哭流涕地就跑去QQ里發消息謝主隆恩了。

    【缺心眼眼子:。!】

    【缺心眼眼子:郎兄。!】

    【缺心眼眼子:從你發送好友請求的這一刻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而郎喬:“???”我懷疑你在饞我的億萬家產,而這條強買強賣的QQ消息就是證據。

    【鋼鐵混凝子:duck不必!

    想了想,她又覺得主動加好友什么的,有失她的大佬風度,于是又默默補充了一句。

    【鋼鐵混凝子:就是一時手滑,你別在意!

    季少一冷呵了一聲,滿腦子都是:傲嬌的小東西。

    他手指一滑,就給她發了一個熊本熊的表情包。

    【缺心眼眼子:你明明喜歡我,卻憋在心里不說.jpg】

    而后他手指一動,就向郎喬發出了雙排邀請。

    郎喬正對著他那個表情包耳熱,就聽到了‘!囊宦。

    她抬頭,就看到屏幕上彈出了一條組隊邀請。

    【一表人才你季少邀請你加入隊伍】

    郎喬回想了下他那身辣瞎人眼的騷粉,和那能荼毒得方圓幾百里的人下半輩子都要靠助聽器生活的嚶嚶聲,覺得還是先把話跟他說清楚比較好。

    于是她毫不猶豫地就點下了拒絕,然后給他發消息。

    【鋼鐵混凝子:想和我雙排可以,有兩個條件!

    【缺心眼眼子:???】

    【鋼鐵混凝子:第一,把你那身辣眼睛的騷粉換掉!

    【缺心眼眼子:嚶嚶嚶,人家喜歡騷粉嘛~】

    郎喬被他嚶得兩眼一抹黑,腦子里的播放鍵差點就按捺不住了。

    【鋼鐵混凝子:第二,不準嚶嚶嚶!

    季少一本來都下意識地打了個‘嚶’,在看到這條消息后又默默刪掉了。

    嚶個幾把,他自閉了。

    沒有嚶語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缺心眼眼子:為什么?軟妹她不香嗎?】

    郎喬冷然一笑,給了他一個令人虎軀一震的回答。

    【鋼鐵混凝子:沒有猛男香!

    季少一:“。!”我懂了!

    有的直女表面上文文弱弱,背地里居然喜歡這么狂野的!

    既然她口味如此特殊,那就別怪他心狠手辣!

    【缺心眼眼子:好的,郎兄稍等!】

    郎喬這一稍等,就等了足足有十分鐘。

    十分鐘后,只聽‘!囊宦,季少一的組隊邀請又來了。

    郎喬點進去的一瞬間,就又被辣瞎了眼睛。

    季少一用了十分鐘的功夫把自己白白凈凈的軟妹子倒騰成了黑皮膚爆炸頭的西門大媽,身上的衣服還是十分顯黑的淡黃色。

    郎喬的腦子里一瞬間就浮現出了前段時間,顧從心每天在她耳邊外放的一首詩朗誦:淡黃的長裙,蓬松的頭發……

    她被雷得嘴角抽了抽,哭笑不得地開麥問他:“你這又是什么鬼造型?”

    下一秒,她的耳機里就傳出了一道粗獷的男聲:“你好,我是李云龍!”

    郎喬被嚇得虎軀一震,差點當場退出房間。

    而季·李云龍·少一像是怕她被嚇跑了似得,連反悔的機會都不給她留,直接開始了匹配。

    進入素質廣場之后,這個憨批對她歪了歪腦袋,笑得格外癡漢:“嘿嘿嘿~秀芹大妹砸?”

    郎喬:“……”這個憨批是誰?

    她果斷操縱著自己的猛男扭頭就走,假裝自己不認識這個憨批。

    而這個憨批不僅心里沒有半點逼數,反而還像個狂熱的私生飯一般一路尾隨,粗獷的語音包還放個不停:“秀芹大妹砸?”

    “咱老李是誰?當年咱在十里八鄉,那是有名的俊后生!”

    “說真的,我喜歡你,我從第一次見到你,我就喜歡你,我知道你條件好,人長得漂亮,又有文化,我呢,粗人一個,配你,是有點那個了……”

    聽著他那煽情的BGM和粗獷的語音包,郎喬一時沒忍住,打斷了他的發騷:“閉嘴!

    而季少一不僅沒閉嘴,反而還放得更歡快了:“張大彪,你小子能耐了是吧!你這營長還想不想當了?”

    郎喬的臉都被他吼木了,這一瞬間,她開始懷念起那個軟萌的他了。

    曾經有一個軟萌的季少一擺在她面前她沒有好好珍惜,直到他變成了猛男她才追悔莫及。

    猛男落淚.jpg

    郎喬被他追得煩了,反手就給了他一拳。

    季少一一邊抱頭鼠竄,一邊放語音包瘋狂求饒:“別打了別打了,兄弟我給你賠不是了!

    由于他開的是全部麥,素質廣場上的路人都被他逗笑了,也開麥道:“團長你的意大利炮呢?拉出來給我看看好嗎?”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