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52章 誰把民政局搬來了?
    他就知道,沒有人能抵擋蘿莉的誘惑。

    真香定律誠不欺我!

    ……

    田洛就去了趟洗衣房的功夫,回來就發現他家老大像被人奪了舍一樣,整個人都不太正常了。

    作為一個常年以霸總身份對自己進行洗腦的中二少年,季少一在游戲里的表現也格外霸總。

    別人他不知道,反正田洛和他組隊打游戲這么久以來,就沒有一天不被他pua的。

    田洛窮困潦倒時,季·霸總·少一時常邪魅一笑,用施舍的語氣對他道:“看到這個醫療包了嗎?扔掉都不給你!

    然后他扔下兩個醫療包就頭也不回地走了。

    田洛只能一邊含淚舔包一邊在心里瘋狂吐槽:今日份的老大還是一如既往地騷包。

    田洛被人擊倒時,季·霸總·少一會冷呵一聲,沉怒道:“女人,只有我才有資格把你擊倒!

    然后拎起自己的沖鋒槍就把對面全隊都屠了,末了還要再加上一句:“敢動我的童養媳,我讓你們所有人為他陪葬!”

    趴在角落瑟瑟發抖的田洛:“……”雖然他看起來像個神經病但我莫名有點感動是怎么肥四?

    但要是田洛一不小心搶了他一個人頭,那一切可就都不一樣了。

    季·霸總·少一表面上會盡力保持著自己的人設,對他道:“沒關系,我的就是你的,我會讓所有人都知道,絕地的雞場被你承包了!

    背地里卻能把他搶人頭的全過程在《帥逼的自我修養》里添油加醋地寫上十頁,連QQ列表里的大內總管一職都能給他撤了!

    可就是這么一個精分、變態、小肚雞腸的狗男人,此刻卻對著電腦屏幕笑得活像是遇到了愛情,連說話的聲音都如春風般溫暖。

    “郎兄郎兄要急救包嗎?我們倆一人一個!

    “郎兄要三級頭嗎?我覺得它的顏色和你的猛男形象特別搭!

    “郎兄我來救你了!真是的這種小嘍啰哪用得著您親自動手呢?”

    說話間,他已經掏出沖鋒槍就對著敵方一頓突,敵方瞬間倒地。

    緊接著‘砰’地一聲響,郎喬眼疾手快地為他表演了一個千里搶人頭。

    【郎の誘惑使用AWM爆頭擊殺了咩咩】

    季少一看著這條擊殺消息,不僅沒有動怒,反而回頭對田洛道:“怎么樣?我郎兄的槍法是不是出神入化?我贊她一聲絕地槍神都覺得有點配不上她的逼格……”

    語氣里還滿滿的驕傲。

    田洛整個人都被這通彩虹屁給砸暈了,滿腦子都是:???

    這他媽什么情況?老子就去洗了個床單的功夫,老大就和他的死對頭化敵為友、原地結婚了?

    誰他媽趁他不注意把民政局給搬來了?

    不僅如此,就連季少一每日一記的《帥逼的自我修養》都變成了這種畫風:

    【十月愛幾號幾號,陰

    絕地里的槍還是一如既往地燙手,卻燙不過郎兄帶給我的溫柔。雖然我的形象丑,可她還是沒分手,又帶躺來又加油,話不多說想生猴!

    【十月管他媽幾號,晴。

    今天郎兄又雙叒叕帶我吃雞了,雖然她想當我爸爸,可我還是愛她,沒辦法,我這個該死的帥逼就是如此的大氣!

    【十月永遠不知道幾號,也不知道天氣

    郎兄今天給了我一個繃帶,嘿嘿嘿她傲嬌的時候真可愛!

    可愛可愛可愛可愛可愛!】

    ……

    總之,短短幾天時間里,季少一徹底淪陷了。

    而郎喬在他好友列表里的位份,也像坐火箭一樣地直線上升,封后指日可待。

    田洛怎么都沒想到,就特么一個國慶假期的功夫,他就徹底失寵了。

    有的人走著走著就散了,有的感情處著處著就淡了。

    生活不易,田洛自閉。

    假期的最后一天,歸家的人陸續返校,季少一也在田洛的友情提醒下,從游戲世界里抽身而出,苦逼地寫起了檢討。

    第二天一早就是程恭的課,趁著大課間的功夫,季少一拎著自己洋洋灑灑的三千字檢討,拽得像二五八萬一樣地走出了教室。

    那架勢,知道的他是去交檢討,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要拿著一百萬甩到程恭的臉上,讓他離開這所學校。

    季少一趾高氣昂的樣子也就只維持了幾分鐘,一走到辦公室門口整個人立刻秒慫,一臉乖巧地敲了敲門道:“程老師好?”

    “呦呵,是季大少爺啊!背坦ё谵k公桌前,語氣還是一如既往地陰陽怪氣:“這是發現養雞的路子行不通,又打算回來上學了?”

    說著他還半真半假地嘆了口氣:“要真是那么喜歡小動物也不是不可以,母豬的產后護理專業正缺人呢,要不我跟院里反映反映把你調劑過去?”

    季少一:“……”我這個帥逼究竟做錯了什么,你要如此迫害我?

    他弱弱地把檢討遞了上去,笑得一臉苦澀:“不用了,我覺得學電競挺好的!

    程恭接過檢討之后也沒說讓他走,而是一頁一頁地翻著看了起來,搞得季少一整個人都莫名有些羞恥,只覺得自己像是扒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供他欣賞把玩。

    被視奸的每一分一秒都被拉得格外長,季少一整個人如坐針氈,只能用余光瞧瞧打量著他的辦公桌,以此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老程雖然被叫做老程,實際年齡卻并不大,辦公桌上既沒有中老年養生必備的保溫杯,也沒有職場達人們人手一盆的綠植,而是擺了一排的CF手辦。

    有刀,有槍械,也有人物。

    再往下就是各種雜亂的文件,其中還夾雜著一些花花綠綠的宣傳單,季少一打眼一瞄,就看到了‘PUBG’、‘火熱開賽’等字眼。

    他正思索著會是什么樣的比賽,程恭就猝不及防地抬起了頭,一臉疑惑地問他:“你怎么還沒走?”

    季少一:“???”不是,您老人家不放話,我特么敢走?

    面對著程恭那充滿核善的眼神,這話他怎么也不敢問出口,只能弱弱地揮了揮手道:“好的,我這就滾!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