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57章 千年玄鐵
    像是為了彰顯自己的氣勢一般,她站在高高的臺階上,細碎的短發隨風而動,黑色的鎖骨鏈襯得脖頸優雅欣長,傍晚的陽光鋪撒在她的身上,給她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神圣的光。

    好看得讓人移不開眼。

    季少一猝不及防就又被她帥了一臉,心里的小人不自覺地就開始叫囂:awsl!今日份的暗黑郎兄我也可!

    而這份帥氣還沒維持夠三秒,他就又被郎喬探著小腦袋,對著人群東張西望的模樣莫名戳中了萌點,沒來由地就想皮一下。

    【缺心眼眼子:你放眼望去,整條街最帥的那個就是我!

    消息發出之后,他也緊跟著起身,懷著滿心的雀躍走向她。

    而收到消息的郎喬:“……”這人還能再不要逼臉一點嗎?

    她突然就有些后悔沒拎著平底鍋來了,不然還能在他裝逼時一鍋敲醒他。

    郎喬正低頭惋惜著,頭頂就被人不輕不重地拍了一下。

    她一臉懵逼地回頭,就看到那個自詡整條街最帥的人單手插兜,眉眼帶笑地看著她道:“郎兄,好久不見?”

    語氣輕快而又揶揄,帶著少年人特有的意氣風發。

    欠揍是真的欠揍,帥也是真的帥。

    郎喬聽得心跳一滯,頓時把平底鍋的事給忘到了九霄云外,有些耳根發熱地瞪了他一眼道:“不準摸我頭!

    “好的!奔旧僖粡纳迫缌鞯貞艘宦,手上卻還不由自主地接著犯欠,被郎喬歪頭躲過。

    她越是慌亂時,面上越是平靜,涼涼地斜了他一眼道:“還摸?”

    季少一被她殺意十足的眼神盯得心里發毛,當即投降似地舉起了雙手,見好就收道:“新發型很漂亮,我很喜歡!

    郎喬被他這么一夸,整個人都有些不自在了,沉吟了半晌才慢悠悠地來了一句:“那你也剪一個?”

    季少一:“???”

    看到他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郎喬整個人還有些摸不著頭腦,試探性地接著問他:“需要我把那家店名告訴你嗎?技術還挺好的!

    季少一:“???”我是誰?我在哪?我不是正在撩人嗎?怎么一言不合就開始給我推洗剪吹套餐了?

    有那么一瞬間,他覺得鋼鐵直女都不足以形容他的郎兄了,這玩意兒怕不是千年玄鐵修煉成精了!

    為了防止郎喬推薦到興起時當場決定拉著他去剪一個,季少一果斷結束了這個話題,干笑了兩聲道:“不用了,我們還是先去吃飯吧!

    說完他還疑惑地掃了一眼四周:“不是說要帶朋友來嗎?怎么沒看到?”

    郎喬提起顧從心都覺得一臉沒眼看,但那畢竟是她的女人,在外人面前還是要留點面子,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道:“她減肥!

    “哦……那真是太遺憾了!奔旧僖蛔焐险f著遺憾,唇角卻早已抑制不住地瘋狂亂他媽上揚,恨不得當場沖去包廂把田洛打包送走,為他們倆的二人世界騰地方!

    他刻意放慢了腳步,趁郎喬不注意時摸出手機瘋狂給田洛發消息。

    【Gank your heart:給你一分鐘,收拾收拾馬上滾!

    正在包廂張羅著點菜的田洛:“???”

    一臉懵逼.jpg

    【小螺號瞎幾把吹,海鷗聽了瞎幾把飛:不是你特么求著我來的么?我剛把菜點好你就要卸磨殺驢?】

    【Gank your heart:情況有變,郎兄她朋友不來了!

    【小螺號瞎幾把吹,海鷗聽了瞎幾把飛:所以你就要把我也一腳踢出飯局?老子為了晚上這頓都特么餓了一天了,你就讓我聞聞味道?】

    【Gank your heart:乖,把這頓攢著,等喝喜酒時再吃也一樣!

    田洛:“……”我懂了,這個季家終究是容不下我了。

    他就是個莫得感情的點菜機器,點完就走的那種!

    田洛看著那一桌子的菜,眼淚不爭氣地就從嘴角流了出來。

    而他最終也只能擦擦嘴角,默默地祝他們幸福。

    華燈初上,大學城里熙熙攘攘,各類小吃的味道混雜在一起,便是對人間煙火最好的詮釋。

    郎喬個頭嬌小,又穿著一身黑衣,混入人堆之后格外不起眼,看得季少一心驚膽戰,生怕誰一時沒注意就被她給絆倒了。

    人絆倒了沒關系,砸到他郎兄可怎么辦?

    于是他毫不猶豫地伸出了自己罪惡的大手,揪著她的衛衣帽就把人拎到了身邊。

    郎喬整個人都被拽得后退了幾步,一臉冷漠地看著這個罪魁禍首:“干什么?”

    季少一像牽遛狗繩一樣地揪著她的衛衣帽,一臉愜意道:“別走丟了!

    郎喬:“……”神經病。

    要不是因為她個子矮的話,這個渾身上下寫滿了欠揍的人早已經死了八百回了。

    季少一一手牽著她的同時,另一只手還下意識地擋在了她的身前,將整條街上的擁擠熙攘都阻隔在外,一路暢通無阻地把她引到了事先訂好的火鍋店。

    如果郎喬沒有記錯的話……她好像幾個小時前剛撒謊說自己不吃火鍋來著。

    演還是不演?這是個問題。

    而季少一像是全然忘記了自己幾個小時前的承諾一般,拉著郎喬往包廂走的同時,還深表遺憾道:“真是不好意思,和你的那位朋友一樣,我的那位兄弟也因某些不可抗力因素的影響,臨時決定不來了!

    而后他推開包廂門,就看到他的那位兄弟好端端地在餐桌旁坐著,碗筷都已經擺好了,一副隨時準備開飯的模樣。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田洛怎么都沒想到,他都已經痛下決心放棄所愛了,火鍋店的人愣是不讓他走。

    因為他點了一桌子菜,一口沒吃就算了,還不給錢。

    既然上天注定了這頓飯他非吃不可,那他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

    大家詭異地沉默了幾秒鐘之后,郎喬挑了挑眉,率先打破了尷尬:“兄弟沒來,家屬卻來了?”

    季少一活像個陪小三逛街卻被原配當場抓包的渣男,笑得一臉苦澀道:“害,這個死鬼煩得很,到哪兒都要跟著!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