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67章 郎君
    郎喬面無表情地給這個法盲補課:“可以是可以,就是你接下來幾年的飯都要在牢里吃了!

    “這么嚴重?”顧從心一臉驚奇地嘖嘖嘴:“我以為殺狗不犯法呢……”

    郎喬點點頭,一臉冷酷道:“所以,我們只需要把他打個輕傷就好!

    一說要打架,從小沒打過架的顧從心頓時興奮得雙眼都放出了狼光,摩拳擦掌道:“好說,卸胳膊還是卸腿,全憑大哥一句話!

    莫名其妙就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季少一:“???”

    “不是,你們卸胳膊卸腿之前,問過我的意見了嗎?”他雙手抱臂,懶洋洋地往墻上一倚,微抬的下巴頗有幾分倨傲:“說出來怕嚇著你們,我,打從幼兒園起就是校霸!

    郎喬不咸不淡地‘哦’了一聲,完全沒有心思聽他吹牛,她三兩步走到了他面前,把玩著手里的榔頭道:“我管你是誰?手機借我用一下?”

    看她這熟練的架勢,估計上小學時保護費沒少收。

    而季少一也不是好相與的,郎喬的門被鎖之前他唯唯諾諾,郎喬的門被鎖之后他重拳出擊。

    沒辦法,誰讓他這個該死的帥逼有手機呢?

    他冷嗤一聲,滿臉揶揄地看著她道:“這就是你求人的態度?”

    郎喬:“……”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道好輪回嗎?

    艸,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她就不那么拽了。

    而季少一的靈魂拷問還在繼續,甚至把她的拽樣模仿了個十成十:“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幾分鐘前已經跟我恩斷義絕再也不見了?”

    郎喬:“……”我特么現在收回還來得及嗎?

    “而且我好像還沒告訴你我搬家了吧?”季少一摩挲著下巴,唇邊的笑容逐漸放肆:“是什么支使著你還沒收到邀請,就迫不及待地登門拜訪了?”

    郎喬:“……”聞著騷味兒就來了。

    說著他還意味深長地嘖了嘖,笑容也愈發變態:“你大半夜的帶著兇器過來,不會是想破門而入打家劫色吧?”

    郎喬:“……”別攔我,看我手刃了這個狗東西!

    季少一只覺得下巴一涼,垂眸就看到郎喬用榔頭柄抵住了他的下巴,另一只手酷酷地插在兜里,斜了他一眼道:“說完了嗎?”

    明明是很霸道的姿勢,威脅的語氣,卻莫名讓他覺得自己被調戲了。

    季少一呼吸不由得一滯,面上卻還冷淡道:“還有一句!

    郎喬抬了抬他的下巴,一臉不耐煩道:“有屁快放!

    季少一:“……”講真,老子長這么大第一次見求人辦事還這么拽的。

    心想你就拽吧,還不是仗著老子喜歡你。

    “想借手機也行,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此話一出,郎喬還沒說答應呢顧從心就先不干了:“郎君!你不能答應他!”

    鬼知道這個死gay會不會趁機勒索他們!大不了他們在門口坐一夜,第二天等物業上班了去物業那里拿備用鑰匙!

    “有你什么事兒?”郎喬白了哭天喊地的顧從心一眼,毫不猶豫地問他:“什么條件?”

    就像顧從心不愿意看著她往火坑里跳一樣,她也不想因為自己一時貪生怕死,而讓顧從心跟著她流落街頭過苦日子,一晚上也不行。

    真猛男從不讓自己的女人哭,她已經準備好迎接他各種喪權辱國的變態要求了!

    季少一完全不知道她有這么豐富的內心戲,他伸手就彈了彈她的額頭,在她驚愕的目光中勾起唇角,雙眼帶笑道:“以后吸貓前,不準給我發門票!

    天知道他這幾天聽得神經都快衰弱了。

    ‘咣當’一聲,郎喬手里的榔頭掉到了地上,一臉難以置信地看著他道:“這么說……我是自己人了?”

    季少一:“???”真的嗎?居然還有這么好的事?

    他每天處心積慮地撩都撩不到,就他媽為了身心健康隨口取消了個門票,她就成了自己人了?

    季少一簡直要感動哭了,這就是傳說中的有心栽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嗎?

    他伸手就揉了揉她的腦袋,點點頭道:“嗯吶,郎君!

    與顧從心的搞怪不同,他的那聲‘郎君’溫柔繾綣,似一滴冷水落入滾燙的油鍋,炸得郎喬四肢百骸的熱血都往臉上沖,只一瞬間的功夫,她的臉就徹底爆紅。

    心跳加速的她完全忽略了某人又趁機偷摸了她的頭,連說話都變得磕磕巴巴:“你、你跟著瞎叫什么?”

    “都說了是自己人了,不叫郎君那叫什么?”季少一隨手撿起了她丟在地上的榔頭,一聲比一聲叫的親昵:“郎郎?喬喬?”

    他每多叫一聲,郎喬的臉就滾燙一分。

    作為鋼鐵直女里的翹楚,她人生前十幾年認識的男生全是她兄弟,借他們十個狗膽都沒人敢這么叫!

    因此,她在這方面的應變能力幾乎為零……

    郎喬雙手捂著自己爆紅的臉,憋了幾分鐘之后憋出一句:“閉嘴,叫爸爸!”

    甚至為了彰顯她作為爸爸的氣勢,她還跳起來給了季少一一巴掌。

    那巴掌不輕不重,恰巧落到了他的左心房。

    季少一心跳猛地一滯,連帶著血條都跟著清零了,滿腦子都是:awsl,這就是傳說中的我跳起來打你膝蓋嗎?

    今日份的臉紅郎君也好萌!

    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他伸手就把郎喬拎進了屋,同時對蹲在角落目瞪口呆的顧從心道:“先進來吧,外面冷!

    顧從心:“……”我是誰?我在哪?發生了什么?

    這倆人前一秒還在上演狗血捉奸戲碼,后一秒就突然冒起了粉紅泡泡?

    高手,看不透.jpg

    一直到飄進了屋,顧從心還在試圖把失了智的郎喬喚醒,逮著功夫就在郎喬耳邊念叨:“郎君,他是gay他是gay他是gay……”

    而她家郎君紅著臉,一臉嚴肅地告誡她:“慫慫,不要在我面前說我兒子壞話!

    顧從心:“……”害兒子呢?你敢不敢把臉上的腮紅卸了再說這話?

    而季少一:“???”啥玩意兒?合著忙活了半天你還是想當我爸爸?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