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69章 是你自愿的
    季少一:“……”很好,這是你逼我的。

    眼看著她就要下單,季少一端起高腳杯就噸噸噸了幾口,而后一咬牙心一橫,按住了她即將付款的手。

    由于剛從冰箱里拿過可樂,他的手指有點冰,凍得郎喬一哆嗦,整個人都傻了。

    在如雷般的心跳聲中,她聽到自己磕磕巴巴地問:“你、你干嘛?”

    季少一沒有回答,而是慢條斯理地抓過她的手,放在了電競椅的扶手上,而后他手上一發力,電競椅被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只一瞬間,郎喬就由背對著他,變成了和他面對面。

    季少一這才驚奇地發現,某些直女嘴上說著他是gay,臉上的顏色卻格外誠實。

    他伸手就捏了捏她泛紅的耳根,在她驚恐的目光中,意味深長地吐出了一句:“說了,干點成年人該干的事!

    而后他手往腰上一摸,拉著T恤的下擺就開始往上卷。

    郎喬一臉驚恐地看著他逐漸露出自己勁瘦的腰身,嚇得腿都要軟了。

    她腦海中一瞬間就浮現出那些年,郎先生為了給她普及安全教育知識,所講的那些駭人聽聞的社會新聞。

    什么一女子在商場試衣間離奇失蹤,丈夫苦尋多年未果,最后在一間稀奇古怪屋發現她已經被做成了人彘啊……

    什么某花季少女在放學途中遭人尾隨,尸體被丟棄到街角的垃圾桶啊……

    而明天早上,這些駭人聽聞的新聞或許就要再加上一條:震驚!某大學城頭號猛男半夜捉鬼未遂,竟遭對面弱零先女干后殺!

    郎喬被自己的腦補嚇出了一身冷汗,她剛要開口喊人,就看到季少一停下了卷衣服的手。

    T恤下擺被卷至腰線往上二十公分的位置,完美地顯現出了什么叫穿衣顯瘦,脫衣有肉。

    郎喬眼中的驚恐逐漸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臉懵逼.jpg

    懵逼的同時她還在心里想:這就是顧從心常常提起的公狗腰嗎?

    在她一臉懵逼地注視下,季少一緩緩轉過身,露出了后腰上那片淤青,并一臉無奈道:“這就是我被球砸傷的證明!

    郎喬:“???”這他媽就是成年人該做的事?在異性面前瘋狂裸露自己的皮膚?

    得知自己的人身安全沒有受到威脅之后,郎喬那顆懸著的心頓時落到了實處,只用余光瞄了一眼就移開了目光:“哦,然后呢?”

    “然后我不是gay!奔旧僖环畔铝艘路聰[,整個人都逐漸崩潰。

    他萬萬沒想到,他的愛情有一天會葬送在他自己造謠出的性向手里。

    可能這就是傳說中的天道好輪回吧。

    郎喬被他突然掀衣服的舉動一嚇,什么臉紅心跳全都沒了,她翹腿躺在電競椅上,滿臉都寫著不相信:“不是gay你為什么要在校外租房子?”

    季少一默默翻了個白眼,有些酸溜溜地想:你特么也在校外租了啊,難不成你是百合嗎?

    這話借他十個狗膽他也不敢說,最終只能搬著小板凳往郎喬身邊一坐,十分公式化地回答:“咱這不是要組戰隊了嘛,每天去網吧訓練又不方便,這個房子就當是訓練室了!

    郎喬點點頭,毫不留情地指出他話里的漏洞:“我們完全可以線上訓練,開著麥指揮就好!

    季少一:“……”那敢情好啊,又省網費又省房租,就是有點浪費愛情。

    這特么天天面對面地撩還撩不著呢,隔著網絡豈不是更難搞?

    季少一有苦說不出,只能在心里默默嘆氣,然后下巴一揚,就開始傲嬌:“你管我為什么?我錢多燒的不行嗎?”

    “當然可以!崩蓡汤^續點頭:“但校外的房子千千萬,你為什么偏偏選在我對面?”

    對上她探究的目光,季少一非但沒有閃躲,反而笑得一臉坦蕩:“我私下以為,給全隊唯一一位女選手提供點訓練上的便利,也是我這個帥逼自我修養中的一部分!

    至于其他方面的便利,那都是附加的。

    郎喬:“……”我私下以為,你這個帥逼心里不怎么有逼數。

    眼看她冷笑了一聲,還要追問,季少一連忙轉移話題道:“不說這個了!

    “那說什么?”

    郎喬這個問題一出,就看到正經不過三秒的某人往她跟前湊了湊,笑得一臉意味深長道:“說說你看光了我的身體,該拿什么負責?”

    郎喬:“???”

    她被某人不要臉的程度刷新了認知,當即就炸了:“什么叫看光了?我就瞄了一眼腹!”

    季少一好整以暇地看著她白皙的臉頰逐漸漲紅,滿臉揶揄地嘖嘖嘴道:“看得還挺仔細?”

    郎喬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居然能在一日之內被同一個狗東西反復調戲,而且臉還不爭氣地紅了一次又一次!

    她四處躲閃著,完全不敢看他的眼睛,嘴上還弱弱地反駁:“是你自愿的!

    季少一:“嫖娼也是自愿的,可也犯法呀!

    郎喬:“……”神特么的嫖娼。

    她能怎么辦呢?她只能默默轉過了自己的電競椅,點開steam,企圖以游戲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季少一卻不依不饒地拉著小板凳跟上來,坐在她身邊繼續叨叨:“這樣吧,念在你是初犯的份上,我也不跟你多要!

    郎喬:“……”神他媽的初犯。

    她不就是瞄了眼腹肌嗎?怎么搞得她像犯罪嫌疑人一樣?

    她在心里翻了無數個白眼,做好了某個不要臉的東西要借機狠敲她一筆的準備,然后就聽到季少一道:“從明天開始,你把電腦搬過來抵賬,訓練時照常用,不訓練時就交由我保管,怎么樣?”

    郎喬:“???”你他媽把我當犯罪嫌疑人也就算了,現在居然還想扣押我老婆?

    沒錯,對于她這個網癮少女來說,電腦鍵盤和鼠標,就是她的小老婆。

    以季少一的不要臉程度來講,她如果真的答應了,只怕以后每次想摸摸老婆都要忍受一次他非人的折磨,想想都覺得恐怖。

    郎喬白了他一眼:“憑什么?”

    就憑我喜歡你,憑我每天都想看到你。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