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75章 喵?
    一直到季又余把貓糧都吃完了,郎喬也沒能得到那句遲來的邀請。

    眼看著季又余吃飽喝足,就要邁著優雅的步子去陽臺曬太陽了,郎喬終于忍不住了。

    她伸手敲了敲門框,瘋狂暗示道:“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

    季少一這才故作驚訝地回頭,仿佛剛想起她還在這兒一樣,“哦對,差點忘了!

    在郎喬滿懷期待的目光中,他伸手就拎起了那把鐵榔頭,三兩步走到她面前,往她手里一塞道:“您的鐵榔頭,好走不送!

    而后‘砰’地一聲,門再次被無情地關上。

    郎喬:“……”

    嘗試擼貓的第一天,她擼了個寂寞。

    她懷揣著自己比鐵榔頭都沉重的心情,垂頭喪氣地回了房,同時在心里不服氣地想:不就是貓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在網上吸也一樣,而且種類還比他的多!

    她摸出手機就要去網上解解饞,剛一解開屏鎖手機就震了震。

    【缺心眼眼子:[視頻]】

    郎喬口口聲聲說著沒什么了不起,手指卻很誠實地點了進去,然后她就看到季少一一臉愜意地坐在陽臺的搖椅上曬太陽,懷里還趴著季又余。

    更過分的是,季又余這個小叛徒還在他身上咕嚕咕嚕地踩著奶!

    毛茸茸的爪爪一上一下,粉嫩嫩的肉墊一張一合,光是看著就讓人感覺特別舒服。

    郎喬的血條瞬間清零,滿腦子都飄著同一個彈幕:有貓真的了不起!

    嚶嚶嚶,她也想讓季又余趴在她身上踩奶!

    卑微的她一時沒忍住,就給他回了條消息。

    【鋼鐵混凝子:我給狗蛋買了幾條魚,你什么時候讓它來拿一下?】

    對于狗蛋這個稱呼,季少一已經徹底麻木了。

    他唇角狡黠地一勾,開始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

    【缺心眼眼子:買魚做什么?】

    【鋼鐵混凝子:養啊!

    【缺心眼眼子:哇哦~你居然還會養魚?】

    【缺心眼眼子:會養魚的女孩子最可愛了,我喜歡!

    【缺心眼眼子:是萌萌的小金魚嗎?】

    郎喬被那句‘我喜歡’震得有點不知所措,愣了半天才紅著臉打字回復。

    【鋼鐵混凝子:食人魚!

    季少一:“……”不愧是你。

    他現在撤回上面的話還來得及嗎?

    【鋼鐵混凝子:所以……你什么時候放狗蛋來看看?】

    季少一一臉驚恐地回復。

    【缺心眼眼子:不了吧?我怕它去了就回不來了!

    畢竟食人魚能吃的可不僅僅是人。

    嘗試擼貓的第二個計劃,再次失敗。

    郎喬煩躁地在床上打了個滾,把手機一丟,決定先去打幾把游戲解解悶。

    她剛在電腦前坐下,就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季少一昨天還建議她把電腦搬過去來著?

    她當時是怎么回答的?她居然該死地拒絕了他的提議!

    現在想想……如果她把電腦搬過去的話,就能以訓練的名義每天光明正大地賴在他那里,吸貓什么的還不是分分鐘的事?

    甚至還可以一只手擼貓一只手打游戲,想想都美滋滋!

    郎喬越想越覺得可行,恨不能當場就連屏幕帶主機地把電腦瞬移過去!

    于是乎,在季少一婉拒了她邀請季又余去看魚的請求之后,還沒過十分鐘,他又收到了一條消息。

    【鋼鐵混凝子:開門!

    【缺心眼眼子:???】

    【鋼鐵混凝子:為了方便我們在一起訓練,增加默契度,我覺得我還是把電腦搬過去比較好!

    季少一把這條消息看了不下十遍,才終于敢確定,郎喬要把電腦搬過來和他一起訓練了!

    這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他幾乎每天都可以看到她了!

    季少一激動得伸手就把季又余撈了起來,抱在懷里連親了好幾口,才顫巍巍地回消息。

    【缺心眼眼子:放著別動,我親自去搬!】

    而后他把季又余往搖椅上一扔,邁著歡快的步伐就出了門。

    一個小時后——

    看著并排擺放著的兩臺電腦,季少一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拍了拍椅子道:“裝好了,你要不要過來試試?”

    郎喬正蹲在餐廳門口心滿意足地逗貓,聞言頭也不回道:“先放著吧,我再——”

    ‘玩一會兒’還沒來得及說出口,玩嗨了的季又余就雙爪并用地抱住了她的手指,對她張開了血盆大口。

    郎喬被嚇得一個激靈,快速縮回了手指,才沒被它咬到。

    “沒事兒吧?”季少一快步走上來,蹲到了她面前。

    郎喬對他攤開手,一臉驚魂未定道:“應該沒事……吧?”

    在遇到季少一之前,她見到貓都躲著走的,別說被咬了,她連貓毛都沒摸到過。

    “我看看!奔旧僖恍⌒囊硪淼乩^她的手,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之后,才松了口氣:“沒咬到!

    而后他伸手就拍了拍季又余的腦殼道:“不準咬人!

    郎喬對季又余正是喜歡得狂熱的時候,容不得別人說它半句不好,當即就揉了揉它的腦袋,開始護上了:“不關它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

    這語氣,這臺詞,和李今夕護短的樣子簡直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一想起那些年被李今夕支配的恐懼,季少一瞬間就有些絕望:“慈母多敗兒,你這樣,以后有了孩子怎么教?”

    郎喬好了傷疤忘了疼,埋頭就在季又余雪白的肚皮上猛吸了一口,并且無所謂地表示:“你會教你教,反正我不教!

    季少一套路完畢,剛要點頭說好,就見她突然從貓毛中抬起頭,一臉疑惑地看著他,發出了靈魂拷問:“你的孩子怎么教,關我什么事?”

    季少一:“……”別問,問就是早晚會成一家人。

    他伸手替她捋掉粘在頭發上的貓毛,不動聲色地轉移話題:“最好不要用手去逗貓,會讓它誤以為那是可以咬的玩具!

    “它下次如果再咬你,你就叫一聲,這樣它就知道這樣做會傷害到你,就松口了!

    郎喬似懂非懂地點點頭,而后小心翼翼地發出一聲:“喵?”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