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77章 理工直女的腦回路
    她下意識就要伸手去擼貓,卻摸了個空。

    再低頭一看,原本趴在她懷里乖巧任擼的季又余不知道什么時候跳到了機箱上蹲著,還歪著小腦袋一臉呆萌地望著她,毛茸茸的爪爪剛巧按在她的開機鍵上。

    郎喬:“……”看在你這么可愛的份上,我暫且原諒你一次。

    而早有預料的季少一,在她電腦屏幕黑掉的一瞬間就不厚道地笑出了聲。

    郎喬伸手就把季又余從桌子底下薅了出來,重啟電腦的同時還涼嗖嗖地瞪了他一眼。

    季少一立刻止住了笑,肩膀卻還一聳一聳地抖,整個人像抽風了一樣。

    由于在對戰的關鍵時刻掛了機,郎喬再上線時游戲已經結束了。

    季少一隨手就給她發了個組隊邀請,并且一臉真誠地建議道:“要不然你還是把季又余扔出去吧?”

    郎喬加入了房間,并且一臉堅定地搖了搖頭:“我不!

    狗蛋那么可愛,她不相信狗蛋會這么殘忍地對待她,剛剛那次肯定是意外!

    季少一無奈地嘆了口氣,心說這樣也好,是時候打破她對季又余的美好幻想了。

    一群人在素質廣場上活蹦亂跳了一會兒之后,飛機起飛。

    郎喬由于心思全在擼貓上,一上飛機就點了個跳傘跟隨。

    季少一惦念著她隨時有可能再次掛機,也沒敢跳人多的地方,直接選了個鳥不拉屎的小物資點打野。

    而郎喬非但不領情,反而在落地的一瞬間就撇了撇嘴,一臉嫌棄地撿了把小手槍道:“不能鋼槍的人生是沒有意義的!

    季少一:“……”你敢不敢把擼貓的那只手放到鍵盤上說話?

    還鋼槍呢,就她現在這個樣子能不能茍進圈都不一定。

    季少一嫌棄地嘖了嘖嘴,剛要揶揄她兩句就看到她的ID灰了下去。再扭頭一看,果然又黑屏了。

    他賤兮兮地吹了聲口哨,一臉看熱鬧不嫌事大地問她:“還抱著貓打嗎?”

    郎喬:“……”

    怎么辦,她突然也有點想把貓扔出去了。

    但說出去的話宛如潑出去的水,自己打自己臉的事她做不來,只能冷哼一聲,梗著脖子道:“為什么不?”

    她不僅敢抱著貓打,她還敢把貓放到機箱上打!

    作為工科女,她最不缺的就是動手能力。

    郎喬把季又余往機箱上一扔,隨手就從桌上摸了個杯蓋,又去客廳找田洛要了卷膠帶。

    季少一只聽到一陣‘刺刺拉拉’的膠帶聲,一低頭就看到……

    郎喬直接在開機鍵上罩了個杯蓋,還用膠帶加固了很多圈。這樣一來,別說是季又余在機箱上亂踩了,它就是在上面跳野狼disco也不會影響到郎喬半分。

    季少一直接給跪了……理工直女的腦回路竟恐怖如斯!

    而季又余也是真的像豬,它不僅沒有半點踢掉那個杯蓋、再次把郎喬的電腦整關機的欲望,反而直接枕著那個杯蓋打起了瞌睡……

    就在郎喬粘杯蓋的那段時間里,毒圈已經開始縮了,他們倆本來跳的地方就偏,估計第一波縮毒就要開始跑。

    早在重啟電腦的那一瞬間,郎喬就已經做好了再開一把的準備。畢竟上一把季少一落地就被人追著錘的時候,她不僅沒有幫忙,反而扭頭就跑,導致他直接落地成盒。

    所以這一把她落了難,季少一好像也沒有理由帶她一起跑,而且他也很難帶走一個正在掛機的人。

    就在她胡思亂想間,游戲已經重連成功,出乎意料的是……迎面而來的不是她已經落地成盒的結算頁面。

    她的游戲人物扛著屏幕上花花綠綠的毒霧,一動不動地趴在荒郊野外的草叢里,而季少一的軟妹就蹲在她身邊,歪著腦袋一動不動地看著她。

    身邊還堆滿了他四處搜集來的裝備和藥品:二級甲、一級包、能量飲料、醫療包……

    甚至連槍都是她比較常用的那幾把。

    第一個圈的毒不算疼,但呆的時間久了也總能把她給耗死,而季少一不僅沒拋下她一個人跑毒,反而像個憨憨一樣地蹲在她身邊,她倒了他就扶,她再倒他再扶……

    大有一種今天她要是不上線,他就在這里陪她死的架勢。

    郎喬整個人都愣住了。

    季少一卻在拉她的間隙,手指不輕不重地彈了彈她的腦殼,一臉嗔怪道:“上線了還不快打藥,愣著干什么呢?”

    經他這么一提醒,郎喬才后知后覺地撿了個醫療包,卡著被扶起來的一瞬間給自己打上了。

    她看著地上那擺了一地的裝備,聲音里都透著難以置信:“這些,全都是給我的嗎?”

    “不然呢?”季少一用看智障一樣的眼神看著她,話未出口笑先行:“如果要擺地攤,我怎么也得去橋底下吧?”

    也許是他笑起來的樣子太好看,郎喬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在某個瞬間猛地一停,又忽然像開了二倍速一樣瘋狂地打起鼓來。

    這已經不是心臟打麻將了,這他媽分明是在嘩啦嘩啦地洗牌!

    她努力平復了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滿腦子都是:完了,我可能真的離猝死不遠了。

    而那個導致她心跳異常的靚仔已經迅速找了輛車,繞著她拉風地開了一圈之后穩穩停下,風騷地按著喇叭道:“小姐姐,搭車嗎?”

    明明人在她旁邊老老實實地坐著,卻總讓她覺得……這富有磁性的低音炮像在對著她的耳朵轟一樣。

    郎喬光是想想就又是一陣耳根發熱,一聲不吭地上了車之后,對著沿途的風景發呆。

    即使她再遲鈍,也隱約覺得……季少一對她是不是也太好了點?

    說是無微不至都不為過。

    可這他媽又是為什么呢?如果是為了拉她組隊,也不至于這么卑微地捧著她吧?

    雖然她不高興了隨時有可能退隊。

    想想季少一的態度,再反觀下自己,郎喬頓時覺得有點慚愧,并在心里糾結著要不要從現在開始對他好一點。

    比如……在冷場的時候主動找他說話?

    郎喬打定了主意,清了清嗓子就開始尬聊:“你……為什么要救我?還幫我撿那么多裝備,明明我上一把還見死不救來著……”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