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78章 愛的魔力轉圈圈
    她越說越覺得自己混賬,說到最后干脆就沒了聲音。

    季少一:“……”還能是因為什么,當然是因為老子喜歡你!

    盡管他心里的小人已經瘋狂咆哮了,但面上還是不動聲色:“你說呢?”

    比起真正的原因,他更想知道郎喬是怎么看他的。

    郎喬沉吟了片刻,試探性地來了句:“你想躺雞?”

    季少一:“……”神他媽的躺雞。

    果然在直女的眼里就只有游戲嗎?愛情都不配有它的一席之地嗎?

    季少一自閉了。

    也許是受到了郎喬這句‘你想躺雞’的刺激,他接下來幾個圈都打得格外地剛,基本上哪里有戰斗,哪里就有他勸架的身影。

    敵人不過來,他就主動找人殺,硬生生把雙排玩成了單人雙排的氣勢,成功帶郎喬吃了雞。

    最后的結算頁面顯示,他這把游戲整整殺了27個人,妥妥的絕地鋼槍王。

    返回房間的一瞬間,季少一還做了個吹槍口的手勢,并且一臉挑釁地沖她挑了挑眉道:“誰躺雞,嗯?”

    由于沉迷擼貓,而且胡思亂想了一路,郎喬這把手感一般,戰績自然不如他的好。

    但輸人不輸陣,她不甘示弱地就瞪了回去,手指一點鼠標道:“再來一把!

    他成功激起了她那該死的勝負欲。

    季少一還沒來得及答應,就聽到顧從心在一旁道:“來什么來,趕快洗手吃飯了!

    就這樣,郎喬心里剛燃起的小火苗被顧從心無情地澆息,一臉自閉地被季少一拎著去洗手了。

    由于猝不及防地多了兩張嘴,顧從心中途打發田洛又去樓下多買了一些菜,最終倒騰出了四菜一湯。

    米飯晶瑩,菜肴可口,季少一和田洛也算是跟著郎喬飽了次口福,一個個地把飯扒得一粒不剩,直呼這他媽的才叫生活。

    比他們在食堂吃的狗食強多了。

    田洛和顧從心張羅了午飯,洗碗的任務就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郎喬和季少一的頭上。

    這倆人雖然都五谷不分,但洗起碗來還算有模有樣。

    郎喬還惦記著再來一把的事,就連洗碗的時候都不忘問他:“你下午有安排嗎?”

    季少一正饒有興致地擠海綿里的泡沫玩,聞言挑了挑眉,笑得一臉促狹道:“怎么?你要約我?”

    郎喬心說我好端端的約你干嘛?打群架嗎?

    面上卻不動聲色道:“對啊!

    沒等季少一的少男心蕩漾起來,她就不徐不緩地又補充一句:“約你再來一把!

    季少一:“……”這位直女,你說的約和我說的約,可能不太一樣。

    他臉上的笑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固,而后攤了攤手,一臉無奈道:“那不湊巧,我下午約了席書打訓練賽!

    順帶還幫她解釋了一波席書是誰,啾啾和呱呱的來歷,以及他最近想養條蛇。

    說到最后他還揶揄地看了郎喬一眼,慢悠悠地總結:“你們倆一個養蛇,一個養食人魚,應該很有共同話題!

    郎喬:“……”滾你媽的共同話題。

    等她的食人魚到貨,第一個啃的就是這個狗東西。

    下午兩點鐘,席書準時上線。

    季少一一把他拉進房,就被他渾身赤裸的猛男形象辣瞎了眼睛,當即點開了麥道:“干嘛呢這是?我們隊里好歹也是有女生在的,注意點形象行不行?”

    郎·隊里唯一一個女生·喬看看自己和田洛胡子拉碴的猛男形象,再看看一身粉嫩的季少一,慢悠悠地來了句:“你說的女生,是你自己嗎?”

    季少一:“……”

    席書沉默了足足有半分鐘,才開了麥,慢吞吞道:“我的號太新了,沒什么衣服!

    季少一一時間都不知道是該發愁他的反應速度,還是該震驚他都沒玩過這個游戲了。

    他努力組織了一下措辭,盡可能委婉地問道:“你之前玩過這個游戲嗎?”

    漫長的等待過后,他聽到席書小心翼翼地回了句:“玩過!

    季少一心里頓時松了口氣,心想有基礎總歸是好事,技巧性的東西他可以慢慢教。

    然后他就聽到了席書遲來的補充:“我趴在草地上看蘑菇,看著看著就死了,也不知道為什么……”

    “可能是你看的那顆蘑菇有毒叭!碧锫灞镏卮鹚。

    席書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啊……怪不得我的血條一直掉……”

    季少一:“……”年輕人你很有想法,去QQ農場種地吧。

    他嘆了口氣,只覺得槽多無口,憋了半天也只能來了一句:“我們先開一把,一邊玩一邊給你講這個游戲的玩法!

    “哦,好!毕瘯裢獾睾谜f話。

    匹配成功之后,一群人來到了素質廣場。

    今日份的素質廣場也是一如既往地喧囂,全部麥里各式各樣的聲音亂作一團。

    “喂喂喂?飛機上有人貼膜嗎?飛機上有人貼膜嗎?”

    “恕我直言,在座的不敢跳P城的都是垃圾,有種就來P城干我!”

    “賣掛賣掛,賣掛賣掛……”

    郎喬被吵吵得皺了皺眉,伸手就把全部頻道關了,切換成了隊伍頻道。

    倒計時結束之后,飛機起飛。

    郎喬觀察了一下航線,下意識地開口問他:“跳哪?”

    “跳P城!奔旧僖浑S手就在P城標了個點,興奮地搓搓手道:“讓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感受一下社會的毒打!

    “別了吧?”田洛弱弱地反駁:“我們這把不是要教席書嗎?”

    他們三個跳了P城還能活著出來,席書就不一定了。

    萬一再不小心挨了一頓黑社會毒打,從此對這個游戲有心理陰影就不好了。

    季少一也就是嘴上皮一下,真飛到了P城時他反倒取消了標點,又重新標了一個小物資點。

    嘴上還嚷嚷著:“為了慶祝本戰隊第一次訓練,在下給大家表演個我的獨門絕技,花式跳傘之愛的魔力轉圈圈!”

    然后他手指一按F,晃動著鼠標開始瘋狂轉視角。

    手拉著手圍成一圈的四個人像旋轉小陀螺一般,轉著圈兒地瘋狂往下墜。

    看在其他人眼里,這畫面像飛機墜毀了一樣,晃得人格外眼暈。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