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82章 想不想和我談戀愛
    她嘴上雖然嫌棄著,身體卻毫不猶豫地把三級甲丟給了她,“穿上!

    顧從心雖然不知道這是啥,但看起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穿的時候就不免多問了一句:“為什么?”

    郎喬伸手就換上了她一級甲,并且冷嗤一聲道:“為了讓你穿最厚的甲,挨最毒的打!

    畢竟圈越縮越小,等會兒要是打起來的話,誰都不一定有空管她。

    顧從心:“……”原來這才是殘忍的真相嗎?

    她自閉了。

    由于原先的那輛車沒油了,再跑毒時,季少一和田洛直接一人找了一輛摩托。

    耳根熱度剛下去沒多久的郎喬暫時不太想搭理她兒子,出了房就徑直往田洛的車邊走。

    然后她就看到……田洛像被鬼追了似的,一擰油門扭頭就跑,硬生生地繞著房區跑了好大一個圈,最后穩穩停在顧從心面前道:“靚女上車!”

    顧從心本來就跟季少一八字不合,巴不得離他遠遠的。

    于是乎,兩個人在郎喬眼巴巴的注視下揚長而去,只噴了她一臉的車尾氣。

    郎喬:“……”

    她正思考著用雙腿跑毒可不可行,就聽到季少一飽含揶揄的聲音:“怎么?坐我的車還委屈你了?”

    “沒有!

    有的直女表面上說著沒有,背地里甚至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是因為什么?”季少一把摩托停到她面前,連帶著身體好像也湊近了幾分。

    近得她甚至能感覺到他呼吸間噴灑出的溫熱氣息,從她的耳邊一掃而過,最后只輕輕留下一句:“因為別人坐了我的副駕駛,你吃醋了?”

    郎喬:“……”

    如果不是礙于田洛和顧從心還在對面坐著,她可能要當場跳起來把他給暴打一頓了。

    說話就說話你他媽離那么近是想死嗎?

    不知道她最近心臟不太正常嗎?還他媽隔三差五地來刺激她。

    郎喬心臟病突發去世的時候,沒有一個季少一是無辜的!

    她下意識地就把自己的電競椅往旁邊挪了挪,而后瞪了他一眼道:“你管我為什么?好好開你的車!”

    而后她手指一按F,成功坐上了他的后座。她身寬體闊的猛男一臉嬌羞地摟著季·萌妹·少一的腰,畫面不是一般的辣眼睛。

    “好嘞!奔旧僖辉竿_成,車技比瘋狂亂他媽上揚的唇角還要飄,一腳油門就踩到了底。

    摩托車在猛沖了一段距離之后直接三百六十度托馬斯回旋般地滾下了山坡,一路直追田洛。

    至此,顧從心也終于感受到了這個游戲除了撿東西外的第二個樂趣:飆車。

    她一邊給田洛加油,還一邊沖身后的季少一瘋狂挑釁:“弱零,飆車嗎?”

    季少一成功被這句‘弱零’給刺激到了,于是在田洛選擇減速的時候他想也不想地就把油門加到了底,瞬間就超越他們成了第一,并且一臉嘚瑟道:“來呀來呀來呀~”

    下一秒他和郎喬就沖向了山坡最高點,連人帶摩托一起在空中懸停了一秒,而后急速下墜。

    季少一一個角度沒找好,他們倆就又一次重現了三百六十度托馬斯回旋,連人帶車一路滾下了山坡。

    郎喬只聽到自己的猛男呻‖吟了一聲,再看向屏幕時,她已經跪在地上等人扶了。

    更可氣的是,罪魁禍首季少一竟然很離譜地一滴血都沒掉!

    郎喬:“……”我懷疑你把非酋體質過給了我,而且我有證據。

    顧從心當場就笑出了鵝叫,田洛也笑得肩膀一聳一聳的,為了防止和他們倆一樣,發生這種樂極生悲的交通事故,他直接把摩托給停了。

    “笑什么笑?”郎喬挨個瞪了他們一眼,最后兇巴巴地看向季少一:“拉我起來!

    對上她要吃人一樣的目光,季少一不僅絲毫不慫,反而勾起了一抹耐人尋味的笑道:“當然可以!

    郎喬心里‘咯噔’一聲,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緊接著她就看到季少一蹲在她面前,像只猴子一樣地左右搖晃著腦袋,十分不要臉道:“夸我!

    郎喬:“……”你他媽這是在為難我。

    她毫不猶豫地就選擇了掉頭,身殘志堅地往顧從心的方向爬,一邊爬還一邊瘋狂暗示:“救援,按F,懂?”

    顧從心當場就按了個F,跳上了摩托后座,而后對田洛道:“狗糧,開車,懂?”

    每天被強塞一噸狗糧的田洛秒懂,他伸手就把油門加到了底,沒等郎喬爬過來,他們就像被狗追一樣地再次絕塵而去。

    用實際行動證明了:只要我跑得夠快,狗糧就追不上我。

    郎喬:“……”我自閉了。

    有那么一瞬間,她想直接退出游戲。

    季少一對那兩個狗腿子的表現十分滿意,沒等郎喬退出游戲,他就已經陰魂不散地跟了上來,對她歪了歪腦袋道:“我帥不帥?”

    看得郎喬恨不得當場跳起來把他暴揍一頓,太尼瑪欠揍了!

    在復仇的欲望驅使下,她停下了自己退出游戲的動作,深吸了口氣,強忍著渾身的雞皮疙瘩夸了一句:“帥……”

    個幾把。

    得到夸獎的季少一開心地笑了,于是又往左邊歪了下腦袋,得寸進尺道:“我可不可愛?”

    郎喬點點頭,十分違心道:“可愛……”

    個鬼。

    “那……”他頓了頓,突然回頭望向她,含笑的眸中寫滿了認真:“你想不想和我談戀愛?”

    郎喬像是一個莫得感情的附和機器,下意識就答了一句:“想……”

    答完她自己都愣住了。

    橋豆麻袋!他剛剛問了什么?

    郎喬僵硬地回過頭,就看到他眼底笑意更盛,一時間竟讓人分不清是玩笑還是真話。

    她的心砰砰跳著,腦子卻還亂作一團。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一臉尷尬地補充:“個錘子!

    想個錘子。

    她連自己的心思都還沒摸透,又怎么能輕易給人希望?

    季少一對這個結果毫不意外,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臉自戀道:“巧了,我也想跟自己談戀愛!

    郎喬:“……”我是腦子進屎了才會覺得他是認真的吧?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