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說網 > 電競大神又掉馬了 > 第85章 無人生還
    “臥槽臥槽轟炸區!”田洛當場就驚叫了一聲,慫唧唧地提建議道:“要不我們還是先進房躲會兒,等轟炸過了再走吧?”

    別問,問就是跟著季少一非了這么久,他已經完全被炸怕了。

    而季少一心里不僅半點逼數沒有,反倒冷嗤一聲,一臉不屑道:“怕什么?小爺我身經百戰,躲轟炸區的技術全服我敢稱第二,那沒人敢說第一!”

    說著他還一加油門,牛氣哄哄道:“坐穩了,看爺今天給你上演一場史詩級催淚大片——《逃離轟炸區》!”

    伴隨著他響亮的flag,吉普車像只蟄伏多時的野獸,怒吼著奔向了遠處的山坡。

    只聽‘biu——’地一聲響,一顆象征著愛與正義的導彈從天而降,實時追蹤,精準打擊,不偏不倚地砸到了飛馳的吉普車上。

    吉普車當場爆炸,升騰起的熊熊烈火完美地給他們三個上了個火葬,骨灰盒里還冒著詭異的綠光。

    季少一:“......”

    田洛:“......”

    郎喬:“......”

    三臉懵逼.jpg

    反倒是沉迷拖包的顧從心僥幸逃過了一劫,她看著左下角那三個突然灰掉的ID,真情實感地抹了把淚道:“太催淚了,《無人生還》應該找你們仨演!

    “所以,為了祭奠我們的亡魂,你有興趣再為我們表演一個我炸我自己嗎?”季少一看著屏幕上那個拖著包走的憨憨,一臉嫌棄道:“我不想全程看憨憨撿包!

    郎喬:“不想看憨憨撿包+1!

    田洛:“不想看憨憨撿包+10086!

    “閉嘴!”顧從心仗著自己是隊里唯一一個活人,整個人都牛得不行:“好歹我也是咱們村唯一的希望,能不能放尊重點?”

    季少一硬生生看著她把那個三級包從房里拖到了房外,再一看右上角的剩余人數,整個人都陷入了絕望。

    復活是不可能復活了,返回大廳也要等顧從心出來才能帶著她打下一把,而且他看著她拖著包走的憨憨樣,就莫名提不起教學的興趣。

    于是他當場就摸出了手機,頭也不抬道:“我先玩會兒暖暖,打完叫我!

    郎喬也有樣學樣,當場就跑到客廳把季又余撈了過來,一臉愜意地往電競椅里一癱,“我先擼會兒貓,打完叫我!

    田洛看看季少一又看看郎喬,果斷點開微信,玩起了跳一跳。

    五分鐘后,體力值用光的季少一從手機屏幕上移開了視線,然后就看到......

    顧從心這個憨批成功把她的三級包從房區拖到了他們被炸死的那片山坡上,停下來舔完了他們的裝備之后繼續拖。

    季少一:“......”媽的智障。

    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就點開了全部麥,開始播報顧從心的種種惡行:“喂喂喂?附近有靚仔能聽到嗎?這邊山坡上有一個穿粉色衣服的憨憨,身上背著三級包的同時手里還拖著一個不放,其行為格外招人仇恨,煩請路過的仁兄給她一梭子,也算是替天行道!”

    擼貓快要擼睡著的郎喬被他嚇得一個激靈,一臉懵逼地看向了屏幕道:“還活著呢?”

    “怎么說話呢?”顧從心挑了挑眉,一臉不滿道:“就不能盼著點好?說不定我這把就帶你們吃雞了呢?”

    “在你帶我們吃雞前,我能不能求求你先把這個三級包扔了?”季少一一臉沒眼看,“不然就憑你這個龜爬的速度,等毒來了你跑都跑不及!

    田洛也從跳一跳的間隙中抬起頭,盯著顧從心的憨憨身影看了兩秒之后,涼颼颼地來了句:“不知道的還以為里面裝著我們的骨灰呢......”

    季少一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并且嗓子一清就開始飆戲:“慫慫~你快走~不要管我們~大不了我們出去之后就給藍洞提個建議,讓他出一個骨灰盒機制,讓你以后開車也能帶著我們的骨灰走~這一次就先算了吧~這里風景宜人,山川秀麗,我和郎君會在這里睡得很好的~~~”

    顧從心常年沉浸在各種劇本殺小游戲中,一開口就是老戲骨了:“不!真隊友就應該不拋棄,不放棄!”

    然后她拖包拖得更歡快了。

    郎喬被這兩個戲精秀了一臉,面無表情地來了句:“快住手吧,骨灰都快給爺顛散架了!

    而田洛:“???”所以為什么會是他和郎君睡在一起?我的骨灰難道都不配擁有姓名嗎?

    就在他們飆戲的這段時間里,安全區再次刷新,而且不出季少一所料地是個對角線天譴圈。

    這也就意味著顧從心憑她拖著包走的龜爬速度,根本沒可能進圈。

    季少一心里頓時舒服了,直接給她指了兩條路:“要么你現在把包扔了,進決賽圈送死,要么你就繼續拖著包走,等毒來了還是死!

    “合著你就見不得我活著唄?”顧從心當場自閉了。

    在去決賽圈送死和被當場毒死之間,她果斷選了前者,扔下包就往決賽圈的方向撒足狂奔。

    而且她剛一進圈,就聽到了此起彼伏的密集槍聲,嚇得顧從心‘臥槽’了一聲,當場就趴到了地上,一邊往草叢旺盛的地方爬,一邊在心里瘋狂默念著: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緊接著她的耳機里就響起了一道同樣瑟瑟發抖的男音:“兄、兄弟你也是獨狼嗎?”

    顧從心被嚇得一激靈,一轉視角就看到,在離她不遠的另一棵樹后趴著一個猛男。

    看她轉頭,那猛男甚至還沖她招了招手道:“要不我們兩個獨狼組個隊吧?到時候我可以自雷送你吃雞!

    顧從心一聽,滿腦子都是:真的嗎?居然還有這種好事?

    當場就點開了全部麥道:“好啊好啊,要怎么打?”

    而令她沒有想到的是,那猛男當場就‘臥槽’了一聲,喃喃道:“怎么是個女的......”

    顧從心:“???”

    再然后,她就聽到了非常熟悉的一聲‘!,她正納悶著這聲音怎么這么熟悉,就看到自己腳邊滾了一顆雷……

    隨著‘砰’地一聲響,顧從心當場成了盒。
欢乐捕鱼人辅助软件